Archive For The “Китайская Культура” Category

Китайский сад: На небе – рай, а на Земле – Сучжоу и Ханчжоу

Китайский сад: На небе – рай, а на Земле – Сучжоу и Ханчжоу

Китайский сад Говорят: «На небе – рай, а на Земле – Сучжоу и Ханчжоу».  Это значит Сучжоу и Ханчжоу красивые, как на небе. Они находятся на востоке Китая, они были китайским восточным садом В чём их красота? Пейзаж Сучжоу и Сад Ханчжоу. Сад Сучжоу –в мере очень известен. Некоторые сады богачей просили построить поэтов и…

Illumination

Illumination

在我所认识的,几乎所有书迷[1]里面,似乎没有几个是不会喜欢旧书或者是二手书[2]或者是古书的,所有读书人,爱书人,爱到一定程度[3],他总会[4]想去逛旧书摊[5],用我们现在的话讲,或者过去的话讲叫做“淘书[6]”,他不会只去买新书,只去注意最新出版[7]的东西,他一定想去访[8]古,这是为什么呢?   以前很多人以为看旧书,看二手书,为的呢,他是它便宜。但后来大家[9]就发现,原来[10]不只是如此,而且是因为那些书可能是市面上已经找不到了。更重要的是,就是讲版本[11]啦,比如说过去的那个版本印[12]的比较[13]漂亮,印的比较好,有甚至那个版本呢,是一个很珍贵的[14]版本,比如说,鲁迅的小说的初版,甚至是他手者版,有他自己,作者做过笔记在上面,有他的签名[15],或者曾经被某个很重要的人物收藏,所以说旧书、古书有太多的理由[16]去吸引[17]书迷注意,可是我今天要介绍一个很特别的人物,这个人物呢,他对书的研究,对书的热爱[18]使得[19]他写出了一篇很经典的文章,而这篇文章,我个人认为,是现代所有藏书跟旧书收集理论[20]里面最重要的文章,没错,它是个理论。   甚至上升[21]到了一个哲学的层次[22],我今天要介绍的这个人呢,就是walter benjamin, 本雅明,中国读者都不会陌生[23]了,或者有人把他翻译成本杰明,他是德国思想家[24],哲学家[25],他的很多著作和文章,我们在大陆上面,台湾、香港,都能够找到很多翻译版本,而今天我要介绍这本呢,其实不是一本书,我只是只要介绍一篇文章,但是英文版就收录[26]在这本书Illumination里面,这篇文章呢,叫做unpackage my library, library,就是图书馆,但是它最深层的意思[27]就是藏书,就是打开我的藏书。   我们要知道,本雅明,或者是本杰明呢,是个很特别的家伙,他怎么特别呢?他作为一个大思想家,大哲学家,但是他的一生呢,其实很穷困,但是他再怎么穷困,他还是要买书,而且他买书是喜欢买古书、旧书,所以他常常参加拍卖会[28],跟那些有钱佬去进口[29]一本心爱的书,所以他的日子是很难过的,而这个人呢,他有很多怪癖[30],他除了喜欢收藏书之外,他还很喜欢写小字儿,什么是小字儿呢?就是尽量[31]想办法在一张A4大小的纸里面写三千字出来,他就觉得好高兴,然后他写文章喜欢引用[32],他引用别人的话非常非常多,但是每一个被他引用过的作家的那个句子,在他的文章出现[33]的时候,都觉得比原来那篇文章,来处、出处好看多了,即经过他引用,原来再朴素[34]的普通的一块石头,立刻成为了宝玉跟钻石[35]。   这个引用,就跟我们今天讲的这篇文章《藏书哲学》是很相似的,此话怎讲[36]呢?所谓unpackage my library,这篇文章,短短几页的文章,它有很重要的核心[37],这个核心是什么呢?就是到底什么叫做藏书?什么叫做买书,把一本书带回家,意味[38]着什么呢?我们要先了解,书,其实只是一个商品,它只是个物品,它在市面上,只是一个标了价,待价而沽[39]的东西,一本书再有价值[40],在市场上,它就只是一个产品,那么什么样的状态[41],才能够使它从这个物品脱离[42]出来,成为一个不单只是物品的状态呢?就是你把它买回去,这就很妙了,为什么?   本雅明,或者本杰明,他其实是个马克思主义者[43],不过是个古怪版本的马克思主义者,我们知道,马克思,曾经用了很多时间去探讨人的异化[44]问题,他认为现代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45]社会底下的人呢,都被异化了,那么人成为商品,对一个公司的老板来讲,我梁文道,只不过是一个生产力[46],他付出了钱,就是买我的生产力,我有些生产力下降,或者不符合理想[47],我就被汰换[48],另一个人替换[49]上来。   我们都是商品,人都是异化的,我们只是生产[50]的工具,那么书本来也是个商品,从这个意义上讲,书是个物件,但是藏书家却使得书,不只是个商品,而恢复[51]了书的,或者作为一个物件的本来面目,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书应该是有意义的,它的意义从哪儿而来呢?就来源于这个世界上最恰当最独特的位置,这个位置[52]在哪里呢?   就在于一个藏书家的书房[53],他的书库,他的图书馆里面,此话怎讲?我们要了解,任何一个藏书家,他的藏书,都是他的,整个一个人的完整反映[54],因为他这个人,他喜欢什么,全部反映在他的书里面,他怎么样看这个世界,怎么样去分类[55]这个世界,他的概念范畴[56],也都反映在他的书架分类里面,同样一本书,一本沈从文的小说,你在家里面,你可能有一个沈从文的专柜[57],你非常热爱他,能够看得出来,这本书就在这里面,或者你没有什么文学书,就一格文学的书籍,那么这沈从文的小说就放在那里面,能够反映出来,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喜欢什么,你对世界的看法,都能够反映在你的书柜里面,这个书柜,这个藏书就是你的完整的世界[58]。   而一个人,把一本旧书,把这本旧书带回家的时候,它就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这个世界给了它恰当的位置,使得它有意义了,不只是重新赋予[59]了它意义,而且使它复活[60]了,什么叫复活呢?就是一本书,它原来曾经经过另一个人的手中,经过另一个人的阅读,经过另一个人的拥有[61],它有过过去的一段前尘往事[62],它有过过去的一段生命,它曾经被另一个人投入[63]过精力[64]跟时间进去阅读,但是很不幸[65]的,随着那个人去世,或者把它卖了出来,它从一个单纯的商品,可是今天你把它带回家,它不再是个商品,它不再只具有价格上的意义,它复活了,这就是本雅明的一个读书的理论,藏书的理论,那么他认为一个藏书家,看待书的眼光[66],是这样的有眼光,使得它变得非常独一无二[67],同样的,这也是他写作,他晋升思想的一个基础,就是因为他有这种想法,收藏,是赋予收藏品意义的,所以他的文章,去引用别人的东西,也是在收藏它们。   到了后来他一生,他后来是上吊自杀[68],他没有完成最后的遗作[69],非常伟大的计划,叫商品计划[70],这个计划呢,里面全是片段[71]的笔记,甚至是当年那些广告宣传[72]词,他要研究整个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73],欧洲社会的现代性出现的理由,它的状态[74],但是他没有完成,他不是写大部头的理论巨作,他就是片段片段的引用[75],所谓的藏书,难道不也就是一种引用吗? [1] 书迷:библиофил, любитель книг, книголюб [2] 二手:бывший в употреблении [3] 程度:степень, мера, масштаб; состояние; уровень (знаний) 某种程度 в известной степени [4] 总会:главное отделение; центральное объединение; генеральный союз [5] 旧书摊:лоток…

Winter solstice in Chinese

Winter solstice in Chinese

xióng māo :lǎo hǔ ,jīn tiān shì dōng zhì 。 熊猫:老虎,今天是冬至。 lǎo hǔ :dōng zhì jiù shì День зимнего солнцестояния。 老虎:冬至就是День зимнего солнцестояния。 xióng māo :duì ,jīn tiān shì mò sī kē wǎn shàng zuì zhǎng de yī gè wǎn shàng 。 熊猫:对,今天是莫斯科晚上最长的一个晚上。 lǎo hǔ :yīn wéi mò sī kē zài běi bàn qiú 。…

Legends about Chinese Valentine’s Day

Legends about Chinese Valentine’s Day

There once was a young, poor, but kind-hearted cowherd called Niulang, and an old ox. The ox actually was once the god of cattle, but downgraded as he had violated the law of heaven. Niulang once saved the ox when it was sick. In order to show its gratitude, the old ox helped Niulang get acquainted…

Go Top